恒大又躺枪!媒体怒批其带头“破解”足协新政,引致转会乱象 中国足球冬季转会窗口暂时关闭了。据媒体的报道,今年的冬窗转会总金额大大缩水,只有“区区”的2800万欧元,是9年来的最低值。这其实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外援市场遇冷,另一方面是足协的新政发威了,比如调节费和限薪令,据了解,冬窗标王是来自上港的洛佩斯,后者从全北现代引进,只花了546万欧元,未达到调节费起征点。

对于金元足球,足协看来是铁了心要整顿,从目前来看,收到了阶段性的效果,300万欧元的薪水限额确实买不到像奥斯卡、胡尔克这种级别的外援,俱乐部只能挑一些物美价廉的外援。天津泰达主帅施蒂利克说,300万欧的价钱其实已经能签一个好的外援了。看人家日韩联赛的俱乐部,总能在有限的预算内挑到好外援。

但,任何政策都是有漏洞的。这不,就有媒体分析了国内的转会情况,发现了一些政策上的漏洞。山东青岛的《半岛都市报》发表文章指出,国内俱乐部正在用“捆绑销售”的办法,“破解”中国足协颁布的引援新政。所谓“捆绑销售”,就是在购买对方主要球员时,为了抹平2000万规定限额与球员的高身价差,顺便以2000万的价格再买入对方几名年轻球员。这样总价就可以在规定范围内提升上去。

比如,深足在购买天海的裴帅和郑达伦时,被迫接受了黄锐烽、赵奕豪等球员的捆绑,前两者一人2000万,深足得到了自己的心仪球员,天海最大限度地挣了钱,双方皆大欢喜。在一则泰达和国安的交易中,泰达送出了杨帆,国安为此支付了2000万,后来国安的雷腾龙自由转会至泰达,不排除两家俱乐部私下在杨帆的转会中达成了合同外协议。泰达原本是不想放走杨帆的,但球员本人去意已决,为了防止出现买提江的悲剧,泰达只好忍痛将其出售。

本来举例后,《半岛都市报》可以发表议论了,但它并没有,而是笔锋一转,把恒大扯了出来,“其实,类似案例早在足协新政出台时就已经上演:上赛季恒大为了购买长春亚泰的何超,在支付2000万元转会费后又将杨超声送往亚泰。”这个套路跟泰达和国安差不多,该报继续指出,此外,恒大从天津天海引进张修维、刘奕鸣,从国安引进韦世豪,大连一方从天津天海引进赵旭日和杨善平等转会操作其中都有捆绑销售的招数。

其实,既然是职业联赛,在不违反政策规则的前提下,都可以操作。就是不解,为何一些媒体总喜欢把一些现象同恒大联系起来。可以想象,恒大并不怎么受媒体待见。